联系电话:025-86455271校长信箱  个人中心

胡云信二十八年为师路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3-06-19 阅读次数:2062

 

不悔缘此瘦,灯下凝双眸

——我的二十八年为师路

胡云信

1985年毕业于阜阳师范学院。走上讲台至今,我的语文教学经历了三个不同的阶段。19851994的十年是第一阶段,19952004是第二阶段,2004至今是第三阶段。三个阶段完成了由普通教师到中学校长再到普通教师的角色转换。第二十三个教师节,我填写了一首《临江仙》词表达自己对讲台生涯的热爱:“佳节西风应有约,年年同赴清秋。二十二年忆霍邱,未觉春草梦,两鬓染霜稠。   桃李三千芬芳吐,更须整顿风流。一支粉笔写春秋,不悔缘此瘦,灯下凝双眸。”

第一阶段(19851994放胆为师。

1985年我有幸进了皖西的名校霍邱一中,教学的第一个循环,有两件事忘不掉。一是在走上讲台的第三年,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正待热播,我于是对教务主任说,想给学生开一场《红楼梦》欣赏讲座。谁知200余人的阶梯教室挤进了300多人,前后窗户外还站了很多人。讲过以后,学生要求再讲一场,于是又讲一场,听讲的人更多。从此以后我就把《红楼梦》作为一门选修课,引导学生和同仁读红楼、品红楼、写红楼。已经毕业十几年的学生,尽管我没有教过他,但都津津乐道我的《红楼梦》欣赏课。后来我把《红楼梦》中的学习活动、贾母的养生之道和香菱的学诗行为分别写出文章发表在杂志上。这件事的启发是:如果我们有志于做一个受学生欢迎的语文教师,必须拥有自己的“试验田”。在博览群书的基础上,选择一本书,把它读懂读透。邓彤老师把这叫着“一本书主义”。没有一定的精耕细作也就是读懂读透一本书,我们很可能就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次,成为只有广度而无深度的“平面人”。第二件事是学校因为教师紧张,让我上好语文课的同时,先后兼授了一学年地理课、一学期历史课。 于是在别人家的田里进行自己的试验。我把教语文的那一套搬来教地理和历史:让学生自己阅读文本,圈点勾画理出要点,同时让学生课后收集资料,撰写专题小论文。在每节课剩余的十多分钟时间里完全抛开书本,给学生“吹”课外相关的知识和趣闻。学生反倒兴趣盎然,轻松地把书看了,期末考试还考得满堂红,班主任于是代表学生向学校呼吁,要我继续代下去。这件事的启示是:一个老师如果只把眼光盯在本学科上,可能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有打通学科界限,学生才能融会贯通,横向迁移,成倍提高学习效率,自己也能成为一个知识丰富的杂家。

这个阶段,是我不受约束的放胆为师的阶段。之所以敢于“放胆”,除了学校领导比较开明外,更主要的是因为我学生喜欢我,这给我增加了不少底气。

第二阶段(1994——2004)走上管理岗位

也许因为我班主任、团委书记当得好,教学收到学生欢迎,1995年我走上了学校的领导岗位,先后担任四年副校长和六年校长。这个阶段,如果说对我的教学没有负面影响,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校长要迎来送往、开会出差,当然就会有各种矛盾。但也让我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思考语文教学,所以,极力主张要树立大语文的教学观,坚决要求语文教学要把时间还给学生,把空间留给学生,把主动权让给学生,把关爱献给学生。这样做,需要承担巨大的压力和风险,这风险和压力就是高考的升学率,所以常常游走于理想和现实之间。坚持了几年,在酸甜苦辣相互交织中决定还是回归讲台,做一个单纯而淡泊、简单而宁静的教书先生,于是在2004年被开了学校的管理岗位,毅然决然回归一个普通老师的角色。

第三阶段(2004至今):回归讲台,精耕细作

2004年春天我到了北京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参加新课程的培训和研讨,结识了不少专家们。在大会上作交流发言后,专家们说:新课程改革的成功与否,关键因素是一线教师的方向把握和躬身实践;所以需要一大批站在高处,在大潮中弄潮的好手。

2005年我辗转来到了南京。正赶上苏教版教材的全面推开。与过去全国通用的以知识能力和文章体裁组合教学单元的教材有所不同,苏教版教材是按照人文主题组合教学专题(单元)的,突出了人文性的内涵。教材的容量大,施教的难度高。一开始我在处理教材时依然旅行旧路,往往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单篇独进(阅读),篇自为战(写作)无视“模块”、单元的整体思路,只是埋头赶进度。很快发现,这背离了新课改的初衷,于是对新教材进行了艰难的集约化耕作处理:大胆整合重组,从人文主题、知识体系和能力序列三个纬度把握新的教材。所以对必修一到必修五五个模块进行了在兼顾人文主题的前提下,按照能力、知识、方法等不同的层面整体处理教材。带领老师进行整合学习能力培养的课题研究,努力将国家课程的实施校本化。

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20061月,全市进行实施新教材的第一次统一调研测试。学生对刘禹锡歌咏南京的《乌衣巷》这首诗理解的很不令人满意,不少学生不知道朱雀桥是什么桥,乌衣巷在哪里,王谢指的是谁。如果我们的语文教学只注重分数只关注课堂只依赖课本,那就成了教材和分数的奴隶,所以必须对丰富的课程资源要“放出眼光,自己拿来”。 我极力主张语文教学的生活化和开放性,积极开发利用南京本土课程资源,丰富课程内容,2007年撰写的教学论文《语文教学需要本土文化滋养》在全国首批中文核心期刊《语文教学与研究》发表,并被人大报刊资料中心全文收录。过去,在我的家乡安徽霍邱县任教时,我带领学生实地查看城西湖和城东湖。东西二湖烟波浩淼,郁乎苍苍,淮河流域洪涝时它张开博大的胸怀蓄洪行洪,每逢干旱季节时它又倾水灌溉,无私奉献。让学生全方位阅读二湖,吟咏二湖,抒写二湖。在合肥任教时,带领学生游览离学校不远的徽园,不出园门尽览江淮大地秀美山川;品评半日,尽情领略徽派文化的神奇魅力。如今在南京任教,我又引导学生吟咏她的诗词歌赋,寻访她的名胜古迹,感悟她的园林文化,领略她的多彩艺术。学生的作文也由此与本土文化对接,与丰富生活沟通,引导学生关注足下的文化和野草之美。我的编著《金陵古韵》,正式出版, 以此为基础带领南京市十所名校的骨干教师合作开发《金陵文脉》的地方课程。

到南京任教后,我有幸结识了过去只在报刊杂志中见到的全国名师,我的教学才真正迎来自己的春天。这几年,我先后被评为江苏省特级教师,教授级高级教师,在江苏师范大学、晓庄学院任兼职硕士生指导教师,成为南京语文理事会理事兼任名师研究中心组长。

总结二十八年的教学生涯,我有如下体会:

一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学生时代,贫穷就如影随形地伴着我,经常是饥肠辘辘,衣着寒素。但不论多么贫穷,我总喜欢读书,上大学至今更喜欢买书。遇到什么书就读什么书,喜欢什么书就读什么书,什么书有用就读什么书。有时想想,读书是当老师最正经的一件事,也是最快乐的一件事。永远忘不掉钱钟书先生的一句名言:“精神的炼金术能把肉体的痛苦都变成快乐的资料。”博采众长,博览群书,不论是四书五经还是经史子集均有广泛涉猎 。但是读书之后要千方百计地运用,所以常常在课堂上嫁接和“卖弄”;而要想充分运用,就要不断的思考琢磨。我在自己公开发表的教育随笔上说:“就大多数人而言,通常情况下,我们对现成的知识津津乐道,缺失的是批判和反省;忽视对未知事物的兴趣、渴望和探索,这样知识的积累反而成为我们科学探索和前进的掣肘。尊重但不迷信,追问并能够质疑,继承并能够批判,这是我们对书本、对已有知识的应有态度。所以,我们不要作书本的奴隶,而要做知识的主人。”读过之后还要写,把“写”作为一种工作的常态。只有写,才能将瞬间变为永恒,将无形化为有形;只有写,才能更有效地读,才能让生活更精彩。写,当然从点滴入手,从零星感受入手,写教育随笔,写下水文章,写诗词散文。近几年我写了几百篇博客文章,从中选择100篇,教育随笔《杏坛行吟》就这样由现代教育出版社出版了。

二是春风化雨润桃李。我对学生有一种天生的热爱。学生说我脾气太好,我实在找不出对学生发脾气的理由。我校每逢节日发一些水果,往往都被向我请教问题的学生分享。我有一个习惯,就是经常找学生谈话,或召开不同规模的座谈会,倾听学生对教学的意见。每当我觉得“山重水复疑无路”时,听听学生的想法,总能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境界。学生也是我的老师,二十多年我一直这样认为。

三是课堂教学练真功。课堂是语文教学的主阵地,提高课堂教学效率是教师要研究的永恒课题,所以我总结了单元比较阅读六步学习法,课堂教学节律九五时间分割法,积累与表达同步、阅读与写作一体的读写对接教学策略等,虽然没有多少影响,但却不断让课堂充满着活力。我一贯反对语文有太多的作业,尤其是机械重复的训练。语文教学不外乎听说和读写两端,在实实在在的语文活动中才能提高教学的效果,达到学习的目标。课堂教学又不是语文教学的全部,教师教学只是起着一个领路的作用,最终是让学生能够自己学习,独立学习。所以我在教学实践中总结了自己的一套行之有效的开放的富有个性的教学方法,并形成了自己大容量开放式的教学风格。如:自由广泛阅读、开设文学讲座。引领学生走进经典名著的文学殿堂。我总是挤出时间,把课堂延伸到课外,带领学生考察脚下的土地和足下的文化。丰富语文活动。首先,确立语文教学内容的开放性,以学生原有的认知结构和认知需求为出发点,以语文文本为原点,打通古今,串联左右,扩大阅读范围,捕捉和积累新的语文信息。其次确立语文课堂教学的互动性,让自己的课堂充满着生动活泼、独立探究、交流合作的民主氛围。

在作文教学上,建立开放的作文教学模式:注重生活的积累,注重思维的训练,强调思想认识水平的不断提高。在作文指导上,坚持不做包办太多的“婆婆”,作一个释放活力的园丁。在作文讲评上,本人的创新作文讲评四法:理论导引法,对比分析法,模仿创新法,范文引路法,也已收到良好的效果。

四是转益多师是汝师。教师的学习是终身的也是无处不在的。不论是年轻教师还是中老年教师,放弃了学习等于放弃了自己的教学生命,所以我主持教研组和备课组活动,一个中心任务就是学习。

学习的过程就是积累的过程,专业发展需要积累。积累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思维的品质。不注重积累等于是只注重播种,而忽视收获和秋后的算账。积累丰厚了,自然就有了创造的基础。刚上讲台时,我剪贴摘录的教案和文章有几大本;如今更不忘积累和消化同行的经验。与同行特别是年轻人一起学习与研究,形成一种学习的“场”,不仅引领了同行发展,也提升了自己的水平。近年来,我带领年轻教师学习专业理论,开展课题研究,开发课程资源,建设校本课程,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